English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会“游”的飞时机“飞”的船

文章来源: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     发布时间:2019-02-11   【字号:         】

原题目:会“游”的飞机 会“飞”的船

国产大型水陆两栖飞机“鲲龙”AG600在湖北荆门乐成实现水上首飞。新华社发

昨日上午,湖北荆门漳河机场,国人的眼光再一次聚焦到产自珠海的水陆两栖大飞机“鲲龙”AG600身上,AG600水上首飞正式最先。

开车、滑行、入水……一气呵成AG600宛如一条东方巨龙从水面踏浪而起,直插云霄,在漳河水上机场上空遨游三周。9时5分AG600飞机像一只灵动的沙鸥,平稳地贴着水面滑行、轻盈入水,溅起欢快的水花,稳稳下降在漳河水上机场,观众席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陪同着《歌颂祖国》的感人旋律,9时18分,AG600飞机通过气焰恢弘的水门回到主席台前。机长赵生陈诉顺遂完成首次水上起降科研试飞使命!这是继2017年12月24日AG600在珠海乐成实现陆上首飞后又一历史性时刻。

作为我国大飞机“三兄弟”之一的大型水陆两栖飞机AG600,是中国航空工业团体有限公司自主研制的我国首款大型水陆两栖飞机。AG600飞机的陆上、水上乐成首飞,填补了我国在大型水陆两栖飞机的研制空缺,为我国大飞机家族再添一名强有力的“重量级选手”。

AG600是我国为知足森林灭火和水上救援的迫切需要,首次研制的大型特种用途民用飞机。作为国家应抢救援系统建设中急需的重大航空装备,AG600于2009年6月经国家正式批复立项;2016年7月23日在位于珠海金湾的珠海航空工业园顺遂实现总装下线;2017年12月24日在广东珠海乐成完成陆上首飞。

按企图,这架飞机近期将飞回珠海到场本届中国航展,与运20、C919胜利会师。

乘风破浪:“鲲龙”击水要迈三道坎

"鲲龙"是现在天下上在研最大的水陆两栖飞机。”AG600飞机总设计师黄领才先容,只管去年底“鲲龙”已在珠海顺遂陆上首飞,但对于一架水陆两栖大飞机而言,必须履历水上首飞起降磨练,才称得上水陆两栖。

天下上现在能研发水陆两栖大飞机的国家寥寥,要害的水上起降都处于手艺封锁。“鲲龙”水上首飞至少面临三浩劫关:

——涉水关。岸上是飞机,水面是大船。机身、翼展与波音737差不多,腾飞重量到达50多吨的大飞机,在水面时怎样保证机体结构不漏水;相对于30节左右船速,AG600水面腾飞速率到达100节,水面临船底结构发生庞大压力;水面风力、海浪影响下,飞机状态是否稳固,利用系统是否正常,都是庞大磨练。

——操作关。相较于陆上航行,水上首飞使用升降架滑跑起降差别,水上起降依赖船体在水面滑水起降,除了水面情况影响以外,船体和飞机自己的气水动特征都需要航行员重复训练并准确掌握。

——适航关。作为一架民机,必须获得国家民航主管部门发表的适航证,才气开展航行运动。

在前期麋集试验基础上,“鲲龙”在荆门漳河水库上举行10余架次的低、中、高速滑行。通过实时监控验证飞机气水动利用性、稳固性和水密性能,飞机各系统事情正常、稳固,航行机组由此熟悉并掌握AG600飞机的水上滑行及起降特征。

同时,AG600飞机研制团队开展大量针对性试验和剖析评估事情。评审365项试验及剖析使命后,民航局上海适航审定中央集中审查发表水上首飞特许航行证。水上首飞试飞纲领、水上首飞手艺质量和放飞评审……一系列准备事情完成后,AG600已迈过所有门槛,静待水上首飞。

“陈诉,AG600乐成完成水上首飞使命!”首飞机组简短、有力的汇报声音,让首飞现场再度成为欢庆的海洋。

航空工业通飞珠海基地总司理、AG600项目副总指挥赵静波说,水上首飞特殊顺遂,监测数据与理论盘算情形基本一致,标志着“鲲龙”已完全具备水上起降能力。

救援灭火:大型水陆两栖飞机用途广

汲水快,灭火面积大。船体部门有4个水密箱,滑行中一次最多可汲水12吨,最快仅需20秒;抵达火场时可在距离树梢30米到50米高度投水,单次投水救火可笼罩近10个篮球场巨细面积。

航程远、续航时间长。救援半径能到达1500公里,相当于从三亚到我国最南端的曾母暗沙的距离。航行速率是救捞船舶的十倍以上,彻底挣脱直升机救援速率慢、腿短等弊病。

高抗浪、海陆用途广。船体还拥有高抗浪设计,除在水面低空搜索外,还可在2米高海浪的庞大气象条件下实行水面救援行动,水上应抢救援可以一次性救护50名遇险职员。

“AG600是我国为知足森林灭火和水上救援的迫切需要,首次研制的大型特种用途民用飞机。”中国航空工业团体有限公司总司理罗荣怀说,AG600飞机是国家应抢救援系统建设急需的重大航空装备,对提升国产民机产物供应能力和水平,有用促进我国应抢救援航空装备系统建设的跨越式生长,助推海洋强国建设具有重大意义。

“根据"水陆两栖、一机多型、系列生长"的设计思绪,从立项、设计、各大机体商团结制造,到适航挂签、总装,AG600险些每一步都是大型特种飞机的实验与突破。”黄领才说。

相比通例民航飞机主升降架腾飞后收至机腹或机翼,AG600由于机体底部为船底形状,机翼为上单翼,因此主升降架只能收在机身层面的整流罩内,AG600的升降架比通例飞机的升降架高度要更高。

珠海通用航空研发制造基地设计师程志航先容,经由三维建模和运动仿真手艺,项目团队不停试验攻克难题,最终制造出海内最高、最庞大的单支柱升降架。

中国航空工业团体有限公司副总司理陈元先说,“鲲龙”乐成水上首飞,标志着我国已经完全掌握了大型水陆两栖飞机总体设计、气动结构、航电系统的完全自主知识产权,“下一步,AG600将加速研制程序,尽快进入市场,知足国家应抢救援系统建设对大型航空装备的需求”。

文/记者陈治家 通讯员戴海滨

责任编辑:




(责任编辑:周陵武)

专题推荐


© 1996 -2018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滇ICP备162904号-4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