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协邮局   网上工作平台 回到旧版 | English | 设为首页
   
学会学术 科学普及 智库发展 组织人才 对外交流 创业创新 党的建设
首页  > 地方科协 >  新闻内容
 

“非著名科学家”于敏逝世他从不以“中国氢弹之父”自居

 
分享: 2019-01-08
     
  那位“脑壳永远20岁”、名字长达28年都是绝密的“非著名科学家”老于同志,照旧走了。

  2019年1月16日13时35分,于敏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301医院逝世,享年93岁。

  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公布这条讣告时,在于敏的名字前加了8个身份,每一个都熠熠生辉:中国共产党优异党员、著名核物理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核武器事业主要奠基人、“两弹一星”功勋奖章、国家最高科技奖、革新先锋称呼、天下道德模范称呼获得者。

  仔细的人可能会发现,这内里并没有“中国氢弹之父”——只管这一说法撒播甚广,就在今天于敏去世时,它也是媒体引用、朋侪圈流传最多的词之一。

  1961年,于敏在原子核理论领域的研究渐入佳境,但在与著名核物理学家钱三强的一次谈话后,最先转入氢弹原理研究和核武器研制。

  其时的研制起点是:一张桌子、一把盘算尺、一块黑板、一台浅易的104型电子管盘算机,另有年轻的于敏和30多位同样年轻的科研职员,以及他眼中自强不息的信心。

  这一干,就是40多年。

  1967年6月17日,我国使用图16轰炸机空投完成首颗氢弹的爆炸,轰鸣声响彻地球。那一年,于敏不外41岁。

  41岁的年轻人,并没有立刻收到来自全中国的鲜花或掌声。相反,外界并不知晓谁是中国氢弹背后的英雄,更不知道于敏是何许人也。

  时隔多年,于敏华发希罕,当他再回忆起这段往事时说:“我们国家没有自己的核气力,就不能有真正的自力。面临这样重大的问题,我不能有另一种选择。一小我私家的名字,早晚是要没有的,能把微薄的气力融进祖国的强盛之中,便足以自慰了。”

  这样的肺腑之言至今仍掷地有声。

  上世纪80年月,于敏获得天下劳模称呼时,他的名字才算真正解密。

  2015年1月9日,当89岁高龄的于敏从国家主席习近平手中接过国家最高科学手艺奖证书时,不少人第一次听说他这小我私家,另有他的名字。

  老于,是同事和晚辈们私下的叫法。

  那一年,老于和同事缔造出的价值,终于能和中国氢弹一样,在爆炸瞬间让所有人都记着了:就是他们,仅仅破费两年零8个月的时间,就让中国从第一颗原子弹爆炸到第一颗氢弹试验乐成——美国用了7年零3个月。

  老于,和他同时代的老科学家们,用属于他们谁人时代的“深藏功与名”,以及强盛的科研实力,护佑着祖国的宁静和安宁。

  老于被推到了“首功”的位置,民间也撒播着“于敏构型”的故事,说五大拥核国家的氢弹理论模子只能分两类,中国的和外国的。中国能够以最快速率实现从核裂变到核聚变的飞跃,要害是于敏的物理孝敬,他因此被称为“中国氢弹之父”。

  今天,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在讣告后附了一篇于敏的生平,其中也写道:于敏以他超乎寻常的物理直觉,能在庞大庞杂的征象和数据中理出头绪找到要害,在氢弹研制许多要害性问题上,于敏都作出最主要的孝敬,是我国当之无愧的“氢弹之父”。

  老于已往总说,“没有一小我私家可以独自完玉成部的事情”。

  他以为核武器是成千上万人的事业,一小我私家的气力是很有限的。“你少不了我,我缺不了你,必须精诚团结,亲近互助。这是从事核武器研制的科学事情者所必须具备的品质。”

  在学生蓝可眼中,他似乎永远都是谁人让人赞叹“脑壳瓜灵”的老于,“脑子永远只有20多岁”。

  一年前,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蓝可。那几天,正遇上老于身体欠好,一度处于半昏厥状态。蓝可去医院看老于,从书包里掏出一摞质料,准备讲讲最近所做的物理实验。

  老于的眼皮一抬,射出一道锐利的眼光,但同时警报也响了——监控仪显示,老于的血压从140突然飙升到208。

  10分钟后,老于的血压才恢复。

  这段故事厥后被记载在《中国面壁者》一文,引发不少读者共识。

  蓝可说,老于就是为了科研而生的。

  至于“中国氢弹之父”那些虚名,老于则轻轻一挥手,从不以此自居。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邱晨辉 堵力 泉源:中国青年报